遥远的向日葵地 标注


仅仅只是水,一大滩明晃晃的水。镜子一样平平摊开在大地上,倒映着整面天空。又像是天空下的一面深渊

2020.08.24 21:51:01


我要这样一座房子干什么呢?是为了从此能够安心地生活吗?
不是的,是为了从此能够安心地等待。
而眼下的我,只能安心地离别

2020.08.25 13:50:14


我又想,人是被时间磨损的吗?……不是的。人是被各种各样的离别磨损的

2020.08.25 13:53:57


可是大地永不改变。丰沃的森林不应被砍伐毁灭,贫瘠干涸之地也不应被强行垦耕或绿化。人的命运和自然的命运截然相反。我到了葵花地边,为这巨大的相反而惊骇。突然感到漂泊远不曾停止,感到往下还要经历更多的动荡

2020.08.25 15:40:29


可我出去散步时,无论走多远都从不曾遇到过什么花儿。似乎我妈采回来的这些就是眼下这场春天里的全部了。
第九天我离开了。
我把我妈、我外婆和小狗抛弃在荒野深处,抛弃了一整个夏天。
又觉得像是把她们一直抛弃到现在。
似乎这些年来,她们仍在那片广阔的天空下寂寞而艰辛地劳作,而种子仍在空旷的大地之下沉睡

2020.08.25 21:47:42


她已经不知时间是怎么回事了。她已经不知命运是怎么回事了

2020.08.26 13:45:48


我就是一个骗子,一个欲望大于能力的骗子。而被欺骗的外婆,拄着拐棍站在楼梯口等待。她脆弱不堪,她的愿望也脆弱不堪。我根本支撑不了她,拐棍也支撑不了她。其实我早就隐隐意识到了,唯有死亡才能令她展翅高飞

2020.08.26 13:48:46


突然而至的激情涨满咽喉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我便大声呼唤赛虎和丑丑。喊啊喊啊,又像在呼唤普天之下所有一去不复返的事物。又像在大声地恳求,大声地应许。孤独而自由地站在那里,大声地证明自己此时此刻的微弱存在

2020.08.26 16:28:00


走啊走啊,我想,若不是穿着鞋子,脚下大概很快就长出根了吧?若不是穿着衣服,四肢很快就长出叶子了吧

2020.08.27 10:31:32


若是门朝里开的,还可以撑根棍子顶住。问题是门朝外开的

2020.08.27 19:14:43


我把被褥卷起来绑在摩托车后面,转身重新锁上这间房子。
上锁的时候,心里突然间涌起几分离别的惆怅。奇怪,这个房间明明只住了一晚,这个小村子也只停留了半天,竟有异样的熟悉感

2020.08.27 19:16:21


而像我们这样的人,早就不录家谱的汉族人,自己都不知自己来历的逃难者的后代——我连爷爷和外公的名字都不知道——身世潦草,生活潦草。蒙古包也潦草,偶尔来个客人,慌张半天。和人的相处也潦草,好像打完眼下这茬交道便永不再见了。潦草地种地,潦草地经过此地。潦草地依随世人的步伐懵懂前行,不敢落下一步,却又不知前方是什么。还不如一个酒鬼清醒

2020.08.27 19:26:58


我独自在蒙古包里准备晚餐。揉面,擀平,一张一张烙饼。双手的力量不能改天换地,却恰好能维持个体的生命。恰好能令粮食从大地中产出,食物从火炉上诞生。
烙好饼,再烧开一壶水。我压熄火,盖上炉圈,等待回家吃饭的人

2020.08.27 19:31:45


“新鲜的电”,巨量的水被截流,上下游生态生生断裂,亿万鱼类的道路被封堵。鱼群想要回溯,想要产卵,却只能在春天里,在大坝的瀑布下,无望地徘徊……所有这一切,只不过为了“新鲜的电”,为了令眼下的水温更暖和一些,为了让人类干干净净地活着。
于是,又觉得此刻像是在朽坏的末世洗澡,像在一个冲着无底深渊无尽堕落的洗澡间中洗澡。
洗啊洗啊,好像不只为了洗净尘垢,还想要洗去一身的罪过

2020.09.08 20:39:39


我不得安宁。无论生活在多么偏远僻静的地方,我的心都不得安宁。
我最嘈杂,最贪婪。我与眼下这世界格格不入

2020.09.09 18:14:26


每当风势转烈,水边芦苇在风中猛烈地动荡,我想大声呼喊,又生怕暴露这一切似的苦苦压抑。又想哭诉,又想辩解,又想致歉。但最后开口的,却只有赞美

2020.09.28 16:00:47